吴尔夫短篇小说三篇

编辑:忘记网互动百科 时间:2020-04-04 23:35:08
编辑 锁定
英国现代主义小说艺术先驱之一弗吉尼亚·吴尔夫(Virginia Woolf, 1882—1941)的长篇小说,有些已介绍到我国,但她在短篇小说方面的成就,似较少为国人所知。这里选译她的三篇晚期作品,除充分表现她成熟的技巧,也都具有相当富于戏剧性的情节和人物性格,可以说达到了形式与内容的统一。
中文名
吴尔夫短篇小说三篇
篇目1
《公爵夫人和珠宝商》
篇目2
《杂种狗“吉卜赛”》
篇目3
《遗物》
作    者
〔英〕弗·吴尔夫
译    者
杨静远

目录

吴尔夫短篇小说三篇导言

编辑
尽管她摒弃她所说的“社会小说”或“环境小说”,她却并不排斥社会题材,问题在于如何处理和表现这些题材。这一点,从下面几篇小说,可见一斑。
《公爵夫人和珠宝商》(The Duchess and the Jeweller, 1939)、《杂种狗“吉卜赛”》(Gipsy, the Mongrel, 1940)和《遗物》(The Legacy, 1940)都属吴尔夫的晚期作品,后两篇创作(或定稿)于她逝世前一年。《公爵夫人和珠宝商》是一篇辛辣的社会讽刺小说。它以简洁明快而极度夸张的漫画笔法,刻画了一个商业暴发户和一个没落女贵族之间既勾心斗角又相互利用、相互依存的关系。她需要他的金钱——物质上的优势;他需要她世袭的社会政治地位——精神上的优势,那是他用富甲天下的钱财所无法取代但可以购得的。在描绘这两个人物时,作者运用了一系列动物和物品的意象——大猪、块菌、大象、骆驼、孔雀、阳伞、雪貂、鸟蛋。她还采用意识流和蒙太奇手法,反复叠印今天的大珠宝商和昔日的穷巷野小子的形象,从而使这篇社会题材小说具有不同于平铺直叙的传统社会小说的独创之处。寥寥数页的一个小故事,仿佛凸现在英国近现代史广阔背景上的一个亮点,浓缩了英国资产阶级和封建贵族之间漫长的争斗和最终的妥协。
杂种狗“吉卜赛”》表现了另一种主题和技法。小说通过两对中年夫妇的冬日炉边闲话,描写了一只落拓不羁的吉卜赛狗和一只循规蹈矩的贵族狗的小小悲喜剧,并且借着对比狗的个性特色,反射人的个性特色。就像其中一个人物说的,这不是一个故事,而是一则性格研究。这里,作者运用了对话形式的群体意识流方法。全篇贯穿着英国中产阶级轻描淡写的温和的讪笑和谐谑,风格与前一篇中的毫不留情的尖刻讽刺迥异。
在《遗物》中,作者又回到鲜明的社会性主题,或者说是社会性与个性交融的主题。它基本上是一出独角戏,只短时插入了第二个人物。小说循着主人公的内心独白,单线地展现了剧情、人物性格和冲突。剧中人物:一个满脑子阶级偏见、沾沾自喜的庸俗政客,以及他妻子的女秘书。时间:一天中的数小时。地点:一间客厅。道具:一枚胸针,一排日记。剧情从一枚胸针展开——妻子的猝死——她给他留下的日记——她的性格(或者说他心目中她的性格)——夫妻关系——日记中神秘人物B. M. 的出现和逐步发展⋯⋯与《公爵夫人和珠宝商》相似,叙述也随着主人公意识的流动前后跳跃,前台的时间仅数小时,而背景的时间却跨越许多年。主人公意识忽前忽后地流动,最终将剧情推向高潮——女秘书的揭示。在他视为附属品的妻子的诚实果敢的人格对照下,现出了小丑的原形。这篇小说,充分体现了吴尔夫关于人的价值观。和前两篇相仿,这里也大量使用了不加引号的对白,以及独白、旁白,和作者的叙述混杂在一起,这也是吴尔夫叙述技巧的特色之一。当然,还有其他一些技法,读者自会发现,不用在此赘言。
这三篇小说,虽不如她的一些中期作品那样脍炙人口,但它们以尽少的笔触,勾画出尽多的内涵,其落墨的简洁凝练,使人想起莫泊桑、契诃夫和欧·亨利,应视为吴尔夫创作中的佳品。[1] 

吴尔夫短篇小说三篇目录

编辑
公爵夫人和珠宝商
作者:〔英〕弗·吴尔夫译者:杨静远
首次发表:《世界文学》1993年第2期
杂种狗“吉卜赛”
作者:〔英〕弗·吴尔夫译者:杨静远
首次发表:《世界文学》1993年第2期
遗物
作者:〔英〕弗·吴尔夫译者:杨静远
首次发表:《世界文学》1993年第2期

吴尔夫短篇小说三篇作品信息

编辑
页数27页
标签意识流(9)/短篇小说(93)/现代主义(7)/女作家(15)/外国文学(91)/讽刺(7)
开售时间2012-03
参考资料
词条标签:
文学书籍 出版物 书籍